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舞娘VS痴汉
舞娘VS痴汉

舞娘VS痴汉

绿茵床上的对决,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四位床上强者各自捉对厮杀!
首先上床的是战车代表和桑巴舞代表,两大代表曾在棒子家进行过一次巅峰对决,结果是当时拥有外星科技挂的桑巴舞代表把破旧失修的战车打败了,外星桑巴汉硬上美艳战车女司机,连续射入两发浓精,成功授孕,收获第五个代表了荣耀的儿子。
之后两大代表一直未能在这种最高等级的绿茵床上碰面,直到如今,就在桑巴舞代表自己家裏,两大代表终于久別重逢,桑巴舞代表自然是不愿意在自己家被打败,而战车代表也极欲报却当年之仇,正可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强相争必有一伤!
首先主动进攻的是桑巴舞代表,一如既往地华丽技巧逼近了战车代表的面前,可惜一拳击出却是无功而返,直接就被战车代表一手铁钳般地抓住,竟是想要脱身都办不到!
[你变弱了很多,不仅是拳头和腰上的伤影响,还有整个身体的能力都远远比不上当年在棒子家了。]战车代表用冷酷的声音宣布着这残酷的事实:[今天,我就要让你感受一下当年我们家承受的屈辱!]
说罢,战车代表直接把自己和桑巴代表的外套扯破,露出了双方的真面目!桑巴舞代表的真身正体,竟然已经不再是那个外星桑巴汉,而是一个性感的桑巴舞娘!而战车代表则是一身强壮肌肉,胯下挺着一杆超人尺寸日耳曼加农炮的大汉!
[啊……]桑巴舞娘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已经被战车巨汉扑倒在地,日耳曼加农炮直入桑巴舞娘娇嫩小屄的最深处。要害被破,桑巴舞娘无力反抗,只能任由战车巨汉在自己身上肆意发洩,玩弄蹂躏这长年跳桑巴热舞而练出来的性感娇躯。战车巨汉终于得偿所愿,可以向桑巴舞代表报复当年的屈辱,盡管对方是个柔弱的性感娇娘,但是战车家的传统,就是不管对手是什么状态,只要上了这绿茵床,自己就要拿出最强的实力来打败对方!所以日耳曼加农炮攻进身下美娇娘的蜜道,只是他进攻的开始!
爲了报仇雪耻,多年来战车家都对候选代表进行最严厉的训练,甚至磨练,爲的就是要把当日所受的屈辱还回去!尤其是爲了这一次来桑巴家的决战,战车家的族长凯撒更加是以[宇宙人]的标准来要求家裏的候选代表,因爲桑巴家经常出妖孽,谁知道会不会再来一个外星桑巴汉?不过现在看来,这担忧是杞人忧天了,万事万物都逃不过盛极而衰的规律,桑巴家这一次再也派不出有外星挂的代表了!
现在的桑巴舞代表,娇弱的性感桑巴舞娘在战车巨汉的日耳曼加农炮兇狠进攻下,除了勉强摇着丰臀象征性地反抗一下,就是发出婉转的泣叫作爲抗议,抗议战车巨汉不但用那尺寸惊人的巨炮勐烈地抽插自己的娇嫩蜜道,还用狼爪在自己的丰臀翘乳上留下施虐的痕迹,最后还强吻自己,把自己的小香舌硬吸过去,可以说全身上下都已经失守了。
狠肏着桑巴舞娘的战车巨汉却是感觉越来越好,一来是因爲复仇的快感,二来就是身下美娇娘的性感玉体着实是难得,蜜道竟然会主动回应自己的抽插,加农炮每一次触及到最终宝地的花宫入口,蜜道都会一阵的颤动,让他忍不住继续用力沖击。桑巴舞娘在战车巨汉的侵袭下意志渐渐削弱,抵抗已经彻底无力,最后连花宫都失守,被日耳曼加农炮长驱直入,并且在裏面灌了一发磙烫的浓精,宣示了战车巨汉对她美妙性感娇躯的实际占领!
[怎么样?服了沒有?]其实战车巨汉虽然想报仇,却并不是很想浪费太多体力在桑巴舞娘的身上,因爲这还不是巅峰对决,只要自己赢了不就行了?不必太过暴露自己的底牌啊!可惜傲娇的桑巴舞娘不愿就此投降,毕竟这裏是自己家啊!这么快就投降认输可不行,而且自己家怎么说也是有着五个儿子的荣耀,怎能向只有三个儿子的对手轻易低头?
[哼!也不怎么样嘛!就是凭着自己鸡巴大,一点技术含量也沒有!]桑巴舞娘嘴上很硬,但其实她的身体已经快要承受不住那超尺寸的日耳曼加农炮了,所以实际上她已经准备要用小动作来改变局面,摆脱被压制的状况,而战车巨汉见身下的性感美娇娘居然还想要反抗,心裏是火头大冒:[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婊子,本想给你留点面子的,竟然还不肯乖乖就范!可別怪我炮下无情!看我苦练多年的痴汉技——坚韧不拔连续中出!!]
这一下桑巴舞娘可就吃到了苦头,大大的苦头!战车痴汉这招坚韧不拔连续中出一经施展,就是一通几乎让桑巴舞娘喘不过气来的狂轰漤炸,日耳曼加农炮不断地攻陷桑巴舞娘毫无抵抗能力的花宫,并且连续不断地往裏面灌入了四发磙烫的白浊浓精!每一次往桑巴舞娘的花宫中灌精之后,战车痴汉都不会歇息,也不让桑巴舞娘歇息,直接就进入下一轮的勐烈抽插。而且战车痴汉还展示了自己除了鸡巴大,还有强悍的技术,在不断勐烈抽插肏幹桑巴舞娘的同时,还把桑巴舞娘的身体摆出不同的姿势,什么观音坐莲,老汉推车那都是基本式了,凌空一字马,风车大旋转这些奇特的姿势都出现了,让桑巴舞娘感觉到应接不暇!目眩神迷,最后甚至不自觉地配合起来,让战车痴汉能够更爽地奸淫自己,当然了,她自己也是高潮一浪接一浪。
两人在绿茵床上纠缠在一起,翻云覆雨,一方是强壮的战车痴汉,主动进攻,盡显硬汉本色,日耳曼加农炮由始至终沒有任何疲软的迹象,时刻占据着桑巴舞美娇娘的蜜道和花宫,每一下的插入和抽出都是无比激烈,让自己和桑巴舞娘都感受到近乎緻命的快感;另一方是娇弱性感的桑巴舞娘,反抗已经完全无力,甚至看起来更像是在欲拒还迎地主动奉迎战车痴汉的侵袭,被战车痴汉彻底地玩弄遍她的火辣性感玉体,连续不断的快感刺激得她阴精淫水洒遍床单,留下了她惨遭蹂躏的证据。
由于每一次灌精,战车痴汉都是用那超人尺寸的日耳曼加农炮直接插进桑巴舞娘花宫中的最深处,顶住幼嫩的子宫肉壁喷射磙烫的浓精,而且每一发浓精的量都很大,桑巴舞娘只感觉自己的花宫已经被战车痴汉灌入的浓精涨满了!甚至在小腹外面都能摸到那因爲被灌满了浓精而膨胀起来的子宫,就像是肚子裏被塞了一个充满了气的小足球一样。
[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刚才有高潮吧?其实我也不想对你这么狠的,只要你能叫我一声相公,我就放过你,毕竟你是用最宝贵的花宫承接了我五发浓精。]战车痴汉轻轻地抚摸着因爲刚才对自己抵死奉迎而几乎体力耗盡的性感桑巴舞娘娇躯,温柔地说道。
[谁……谁要叫你相公啊!]到了这个地步,桑巴舞娘已经沒有翻盘的可能了,身体也已经被战车痴汉征服,但是心裏的自尊和骄傲却让她无法说出投降的话,依然嘴硬地反驳。
结果,战车痴汉也不跟她废话,再次开动马力,把桑巴舞娘压在床上又狠狠地开始了征伐,盡管已经在桑巴舞娘的花宫中射了五发巨量的精液,但是他的加农炮还有充足的弹药,战斗力依然强悍,不过他也知道不能再施展坚韧不拔连续中出这样的痴汉技了,一来是爲了保留体力应付最后的巅峰对决,二来他看得出来桑巴舞娘已经快要崩溃了,再来一次连续四发中出,可能要出伤及人命的事,而且被伤及的人还可能是自己啊!万一真出了那样的事,不就影响自己在巅峰对决时的状态了吗?
不过既然要征服桑巴舞娘,战车痴汉也沒有松懈,反而更加牢固地压制住桑巴舞娘,把肏幹的节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不再受桑巴舞娘的反应影响,而沖动地控制不住自己对她施展痴汉技。在这种形势下,桑巴舞娘的身体反应只能被动地处于战车痴汉的掌控之下,蚀骨销魂的快感几乎沒有任何的停息,天翻地覆的高潮也是一次又一次地沖击着她的心灵。就这样战车痴汉又幹了桑巴舞娘两炮,依然是把磙烫的浓精深深地灌注进桑巴舞娘的花宫之中,这次桑巴舞娘终于顶不住了,开口求饶:[相公!官人!饶了奴家吧!妾身真的不行了!]
听到身下的美娇娘服软,战车痴汉也不再爲难她,拔出了一直深插在桑巴舞娘花宫中的加农炮,这一拔,还直接让桑巴舞娘达到了最高潮,而且潮喷了!近乎失禁一样喷洒而出的淫水,淋了战车痴汉一身,也算是稍微挽回了一点面子,战车痴汉也不在意,毕竟胜负已分。
事后相比意气风发的战车痴汉,桑巴舞娘是一脸娇羞地摸着自己那被花宫内巨量浓精满胀而鼓起的小腹,心裏暗自庆幸,虽然这次被彻底幹翻了,还被灌了这么多的浓精进花宫裏面,但幸好不是在巅峰对决时发生的,现在自己还不是危险期,不会受孕,否则自己就要给战车家添上第四个儿子了!
紧接着在另外一张绿茵床上,另外两个争夺与战车痴汉进行巅峰对决席位的代表,却是一场闷战,原因无他,这两个都是与战车有着深厚渊源的代表,一个是战车家隔壁的郁金香娘,另外一个是桑巴舞娘家隔壁的探戈舞娘,她们都不愿意成爲战车痴汉巅峰对决的对手。
当年郁金香娘在战车家曾经被战车痴汉幹翻过,由于那是在巅峰对决时发生的,结果战车家的第二个儿子就因此而诞生,加上郁金香娘就住在战车家隔壁,经常有去和痴汉哥哥玩,所以对战车痴汉的实力其实是很清楚地,知道这一次要是再对上战车痴汉,就极有可能要亲自给战车家生下第四个儿子啦!被幹翻受孕爲对手生育儿子一次就够耻辱了,要是再发生第二次,那就太杯具了!
而探戈舞娘却是和战车家恩怨纠缠,当年在辣椒家巅峰对决,探戈舞汉曾经幹翻过战车家的女汉子,爲自己家带来了第二个儿子,但是紧接着在面条家,两人再次巅峰对决,结果却是战车家的硬汉一炮中的,让探戈舞娘爲战车家生下第三个儿子,还有上次在钻石家,战车大汉又把探戈舞娘给幹翻了,灌了四发浓精进去!幸好当时不是巅峰对决,否则就是又要亏大了!
两个美娇娘都已经知道了桑巴舞娘悲惨的下场和战车痴汉可怕的实力,所以都不愿意取得和战车痴汉巅峰对决的机会,这一场床上大战就大演百合,最后只能决死斗,互相舔对方让对方潮喷,谁能潮喷的次数多就赢。
结果,探戈舞娘因爲身体比较敏感,潮喷了四次,而郁金香娘则忍住了,只潮喷两次,成功把探戈舞娘送进巅峰对决的大床,去面对可怕的战车痴汉!
[郁金香娘你个婊子!竟然骗老娘!]表面取得了胜利晋级的探戈舞娘事后暗中和郁金香娘掐了起来,她恨啊!明明之前她跟郁金香娘说过了,要让对方胜利晋级的,当时郁金香娘都已经答应了,结果最后竟然被阴了一把,她不生气就怪了!
[谁骗你了?明明你当时说的是让对方胜利,我这不是已经完全做到了吗?你就是我的对方,我让你胜利了啊!]郁金香娘成功脱难,得意地巧舌如簧,取笑愚蠢的探戈舞娘。
[你……你混蛋!你不知道我上次已经给那个痴汉家裏生了第三个儿子吗?还有上次老娘还被他灌了四发,都这么惨了,你还让我去挨他肏,给他生第四个儿子!有沒有良心?有沒有同情心啊?]探戈舞娘越想越委屈,都快要哭了。
[哼!你就知道自己家给他生过第三个儿子,就不知道他家第二个儿子是我给生的吗?好歹你们家还让他家给你们生下第二个儿子,老娘呢?一个儿子都沒有啊!还净给別人生儿子,都三次了!你还想让我去第四次?到底谁沒有良心啊?谁沒有同情心啊?]郁金香娘直接就哭了,她的悲惨往事比探戈舞娘更胜一筹啊!
那边两个可怜的美娇娘私下互骂又各自爲自己悲惨的过去和未来痛哭,这边战车痴汉则抱着被自己征服了的桑巴舞娘,一手揉着她丰满坚挺的乳峰,一手拉着她的手在她那因爲子宫被灌满了浓精而鼓起来的小腹上轻轻地抚摸着,彷如一对恩爱的夫妻。
[听说你跟那个探戈舞婊子不大对付,要不要相公帮你报仇,把她肚子幹大,给我生个儿子?]战车痴汉在桑巴舞娘耳边说道。
[给我报仇?说得好听,还不是你自己想要儿子?反正这一次我是不能给你生了,你要让那婊子生就去好了。]桑巴舞娘一听到探戈舞娘的名字就不高兴了。
[对啊!这一次是不能让你给我生了,那下一次再给我生!约好了!]战车死皮赖脸地说着,让桑巴舞娘羞红了脸:[什么约好了?谁跟你约这个了!磙!去找你巅峰对决的对手去!让她给你生好了!]
战车痴汉也不生气,径直就走到探戈舞娘面前,挺了一下那门超人尺寸的日耳曼加农炮说:[大家都算是老夫老妻了,就別废话,准备好给我生第四个儿子吧!]
探戈舞娘看着自己接下来要对阵的战车痴汉,一个哆嗦,湿了!

【完】